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青天白日-3

網友“無敵劍客”以全無敵的大無畏精神,下了班車,再以腳底板的力量,征服了二十幾裏的山路曲徑。到村後,村落分散,又經十數次的問訊,到了寧玉翠的家門。“無敵劍客”像朝拜聖地似的,在門口虔誠的站著,注目了一刻,才輕手輕腳的走進家門。
  
  無敵劍客又遇幸榮,寧玉翠的媽媽梅芝、退休法官的爺爺寧華中,都在家,這就給他展現雄辯,顯示外交才能的機會;獲取信任就有了可能。“無敵劍客”早對寧玉翠一家的成員,做過深入細緻的調查研究,何況,他又是察言觀色房高手,見那中年婦女和男性長者,都哭喪著臉,肯定他們是寧玉翠的至親,就趕緊上前打招呼:“你們好,我是……”
  
  他們連頭也沒抬起來,那老者的手,卻已是連連向外搖:“我們不認識你,請你出去,不要來打擾我們。”
  
  那女的也說:“我們已經夠煩了,你們一撥又一撥的人,老到我家來,究竟要幹什麼?來湊熱鬧,尋開心,看我們笑話?滾出去,我們不歡迎!”
  
  “無敵劍客”預料會遭到冷落,因此不急,不惱,不慌不忙,他沒有就“滾出去”,反而前進一步,臉色凝重,語氣透出同情的磁性,說:“您是寧玉翠的媽媽吧?我非常理解做媽媽的心情,其實,您女兒非常了不起,是個值得人們尊敬的烈女。我不遠千里,來到這裏,就是想為您女兒的案件盡點力,幫您女兒能得到公正、公平、合理的處理。”
  
  寧玉翠的家人並不見情,爺爺冷冷的瞪著他,她媽冷冷地說:“你這樣的話,我們聽得多了。謝你的好心,我們不要別人幫忙,你們也幫不了忙。倒是懇求你們,不要來添亂,我們已經夠煩了。”說著,她突然站起來,就把“無敵劍客”推出門外,隨後砰的一聲關上門。
  
  這倒真有點出於無敵劍客的意料,但絕不氣餒,倒更激起無敵劍客定要將正義進行到底的鬥志。無敵劍客覺得,寧玉翠母親的做法,正是他們絕望為之虛妄、極端無助的表現。於是隔著門,動情地說:“請相信我,我沒有任何惡意,除了想幫寧玉翠,沒有其他動機。雖然我只是個平頭百姓,一個關注你女兒案件的志願者,就是普通網友。但我既然來了,相信我有智慧有能力,為你家女兒出一點力,幫一點忙。我說的不是虛話,不是大話,我背後站著千千萬萬的網友,只要你們需要,說一聲,我們能給你們提供經濟上、道義上、法律上的各種援助。玉翠媽媽,開一下門吧,讓我進來,喝一口水,走了這麼多路,口渴得緊。”
  
  連泥菩薩也會被打動的話,有點軟化了法官爺爺,聽見法官爺爺在裏面說:“讓他進來吧,反正我們自己心中有數,怕他什麼,這樣把人關在外面,也太沒禮數。”
  
  兩邊都沉默了一會,門開了。無敵劍客剛踏進門檻,法官爺爺就說:“你為何要幫我家翠兒?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和恨,我們與你非親非故;要錢沒錢,要權沒權。你說要幫我們,有何門道?你幫我們,我們也沒有任何能力回報。”
  
  法官爺爺的話語很尖刻,而無敵劍客毫不在意,他自己拉了一把竹椅子坐下來,說:“天下有公道正義,我是為捍衛天下的公道正義來的,真正來聲援寧玉翠的。我們這些良知未泯的千千萬萬網友,不願意看到一個善良的,勇敢的,出污泥而不染的年輕生命,被非正義的,非公道的黑惡勢力扼殺。我是有備而來的,經過認真思考,有自己周密的行動方案,一定為你家翠兒作出積極有效的幫助。如果沒有一個真正的事實真相,如果不還寧玉翠一個公道,我絕不離開關山鎮。”
  
  寧玉翠的媽媽緊繃的臉,有所鬆動,將信將疑地說:“那你想怎麼做?”
  
  法官爺爺也說:“你有什麼行動方案?說來聽聽。”
  
  無敵劍客說:“寧玉翠在醫院裏,是不是?她在醫院的情況不太好,電視裏報導過了,你們知道吧?知道,那你們不想去看看她?”
  
  寧玉翠的媽媽聽了,立即落下淚來,說:“怎不想,我們都急死了,我們連續申請了四次,可他們不讓我們去看。”
  
  無敵劍客說:“這正是我要做的第一步:改變寧玉翠的醫療環境、醫療條件,讓你們親友有探視權。這一步,我已經走完做成了。昨天,我一到就先去看望你家翠兒,與院方交涉,用自己的智慧,說服了院長,院方已經解除了寧玉翠的捆綁,新換了單獨的病房,並且允許你們前去探望。”
  
  寧玉翠媽媽吃驚地瞪大眼,大聲叫起來:“你說的是真的,我們可以去看望翠翠?”
  
  無敵劍客說:“決無虛言,明天,我陪你們一道去看她,就知道我說的,是真實的了。”
  
  無敵劍客看著兩張激動著的臉,卻顯得相當平靜,說:“我的每一步設計,都是實實在在、踏踏實實,可切實有效的操作。第一步成功只是小小的勝利,第二步才至關重要。玉翠媽媽爺爺,玉翠的事,不能死板板,等討飯;不能任人宰割。我們要主動出擊,將有利玉翠所有要點,想方設法,無限放大;將不利玉翠的點,千方百計儘量壓小。現在,玉翠在裏面,已毫無能為,我們不全力幫她,她不是只有等死嗎?至於怎麼幫她,我們必須有周密的計畫。你們作為家長,想過具體的方案沒有?有,就拿出來,我們共同來探討,是否可行。”
  
  玉翠的媽,已經哭出聲來,哽咽著說:“我們家窮無錢,又找不到有權的人做靠山,我們有什麼辦法?翠啊,我們怎麼救你呵。”
  
  爺爺也喪氣地說:“這樣的大事,要的就是人和錢,這兩樣,我們都沒有啊,怎辦呢?”
  
  他們的無奈,更是將無敵劍客的豪氣激發出來,朗聲說:“你們莫急,不是有我,有站在我背後千千萬萬的網友麼?接下來,我就要與你們商量我們第二步行動計畫。有些事,親人自己去辦,是不方便的,我們要找到為玉翠代言發聲的人,讓他盡心盡職的尋找有利於玉翠的點,並無限放大之。”
  
  說到此,無敵劍客故意停嘴,讓話語燎起的火焰,在爺娘倆心頭燃燒。寧玉翠的媽,確早耐不住,說:“你這不是空口說白話,天下哪有這樣的人呢?”
  
  玉翠的爺爺畢竟當過法官,(說實話,他只當過陪審員,非名副其實的法官)他已聽出了無敵劍客的意思,說:“你是說,為翠兒找個律師?這事,我們不是沒想到,而是不敢想。現在,律師的代理費這麼貴,我們怎麼請得起?”
  
  無敵劍客說:“確是這個意思。這事不用你們擔心,我都計畫好的。在北京律師事務所,我有幾個非常優秀的律師朋友。在來關山鎮的路上,我就與他們聯繫過了,他們答應,願意做玉翠的代理律師。”
  
  玉翠的媽連忙說:“那怎麼行,北京的律師,價錢不是更貴嗎?”
  
  無敵劍客呵呵笑起來,說:“你們放心,我來,就是為你們排憂解難的。我的朋友都與我一樣,都是正義、正直、敢於為弱者說話,願意為弱者犧牲個人利益的人。我已與他說好,答應免費為玉翠全程代理。相信我,我已安排妥當,即使律師適當需要一點費用,我也已在網上募捐,會給律師一些資助,絕不要你們操一點心,花一分錢!”
  
  寧玉翠的爺娘都大受感動,玉翠的媽更是激動得話不成聲:“你,你……想不到你真是個大好人,這樣誠心誠意的幫我們,謝謝你,謝謝你,謝謝……先生,你是哪里人,叫什麼名字?讓我們記著你。”
  
  無敵劍客一拍胸脯道:“我無名無姓,我不需要留名,我活著,就是為社會公平、為弱者說話的。你們只要記住一點,我是個愛打天下抱不平,生死不顧一‘無敵劍客’!”
  
  爺爺不住地的點頭,說:“高人,高人。”
  
  無敵劍客接著說:“只要你們同意,我立即給北京通電話,叫律師今天就趕過來,明天就可簽約,只等你們一句話。”
  
  此時,寧玉翠的娘爺倆,只想磕頭跪拜謝恩,哪有不同意之理?就一齊說:“那麻煩你了,你的恩德,我們記住了。”
返回列表